李秀明照片从青楼女到上海“女王”,她给中国


华人星光(ID:hrxg2020)原创内容

作者:华人星光

转载请联系后台授权

她本是低贱青楼女,

却逆袭成上海“女王”,

杜月笙要让她三分薄面;

美国总统尼克松给她点赞;

周恩来为她连叹两个不容易......

这位烽火佳人,手握“大女主”光环,

却选择为中国倾其所有,

巨额资产无偿捐献,

可她的传奇,

竟被泯灭于历史洪流......

她,就是董竹君。

1900年,她出生于南通,

这是一个典型的社会最底层的家庭:

父亲拉黄包车,

母亲在富贵人家当仆人。

生在贫寒之家,又是女儿之身,

烽火年代,旧时思想,

可想而知,

董竹君握着的是怎样的一手烂牌。

13岁那年,

父亲病重,被生活压垮的母亲,

为三百块大洋将她抵押给了青楼。

协议签的是三年卖艺不卖身,

可随着时间增长,

董竹君出落得越发标致可人,

人们都叫她“小西施”。

常有客人觊觎她的美貌,

老鸨更是多次哄骗威胁她卖身。

可董竹君虽身处卑贱之地,

小小年纪却颇有一番刚烈志气。

她拿刀架了自己脖子:

“若要我从,必得我死!”

老鸨不敢断送了这颗摇钱树,

只好暂时作罢。

但董竹君心里清楚,一切只是权宜之计,

等到自己长成,一定会被逼上绝路。

她虽如乱世浮萍,却不肯受人摆布,

暗暗找着出逃机会,

很快,天赐良人。

他叫夏之时,一位投身辛亥革命,

却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,

出任蜀军副都督和蜀军总司令。

他看向她的眼神里是满天星光,

她亦对他许下终身。

夏之时已经明确要为她赎身了,

可董竹君很清楚自己要什么,

她极其冷静克制地提出了四个条件:

不做妾;

不要他出一分钱赎身;

婚后,带她到日本读书;

将来一同料理家务。

人格独立,是她平等相爱的前提,

否则就会像一件物品一样受制于人,

日后若夏之时对她心生烦厌,

免不得要受:

“你不过是我买来的歌伎”这样的侮辱。

在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倔强生长,

面对爱情却并未被冲昏头脑,

董竹君这番觉悟和见识,

让夏之时深爱之余,

竟有几分恍惚的自叹弗如。

深夜,董竹君开始了出逃计划,

她什么都顾不得了,

金银首饰一件没带,

把身上的丝罗绸缎服装统统脱掉,

这些都是她留下的“赎身之物”。

也顾不得冷了,

只剩下一套白色的内衣裤,

哆哆嗦嗦一口气跑下楼梯,

奔到弄堂口叫了一部黄包车,

一路心惊肉跳,直奔夏之时而去。

本以为这一去,

是岁月静好琴瑟和鸣,

怎知,是他带给她无限希望,

却也是他,亲手将她推向深渊......

最初,夏之时对她百依百顺,

两人婚后一起东渡日本,

董竹君如饥似渴的学习。

可是随着她知识的增多,

谈吐日渐不凡,

夏之时却无端地生了怀疑,

他生怕接受了新思想的董竹君,

成为自己掌控不住的“断线风筝”,

她的聪慧和独立,

既让他爱,又让他怕。

1915年,夏之时奉命回四川,

临行前他给了董竹君一把枪,

先说了句叫她防贼,

但紧跟着一句:

若是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则用枪自杀。

这句话,让董竹君有刹那的惊诧,

枕边人的信任竟如此廉价?

不光如此,

丈夫还急召在上海南洋中学读书的四弟,

到日本陪嫂嫂读书,

她的一举一动,

都要一一汇报给夏之时。

夏之时的偏执有些令人窒息,

尤其是1917年秋,

董竹君毕业后,原想前往巴黎留学,

但夏之时一定要她返回四川合江。

为了家庭她妥协了,

放弃了自己的求学梦。

回国后,

夏之时已经是四川都督,在老家风光无限,

她也成了四川省都督夫人,

表面看同样光鲜,

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

在夏家人眼里,自己有多“难堪”。

夏家是一个大家族,封闭而落后,

她出身于青楼的过往,

是他们眼里最不堪的,

虽是大少奶奶的身份,

可充斥耳中的净是一些难听的话语。

人言可畏,

但董竹君绝不会轻易向生活低头,

她表现出了应有的担当和能力,

侍奉公婆,操持家务,

待人接物又很有一套,

渐渐博得了长辈好感;

此外招待亲友,安排子侄读书,

管理账目,合理分配,

一大家子被她管理得井井有条。

亲眷们都转变了对她的看法,

纷纷说她能干,聪慧。

赢得亲友的尊重,

也赢得了邻居的称赞:

夏家娶到了好媳妇。

只是,她一个人拼命的进步,

却未能让枕边人从故步自封中清醒。

1919年,

因为错跟了人夏之时被解除了公职。

从一个意气风发的革命英雄,

前呼后拥的四川都督,

一朝沦落为无官无职的闲人,

这样天差地别的心理落差,

将夏之时击垮了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

夏之时靠吸食鸦片来沉沦自己,

整日吞云吐雾脾气越来越坏,

更对董竹君疑神疑鬼。

那时生活苦闷无比,

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,

她开办了“富祥女子织袜厂”,

和出租黄包车的“飞鹰公司”,

难免和其他商人有所往来。

哪怕光天化日之下开门谈论生意,

客人走后,夏之时都要对她奚落一番,

言语中句句戳中她的痛处,

“你一个青楼歌女,

跟了我就该安分守己!

和其他男人来往像什么样子!

难道想重操旧业吗?!”

董竹君一面忍受着丈夫的无理取闹,

一面还要为一家人生计筹谋,

她知道夏之时骤然失势心中难受,

因而次次退让隐忍不发,

她只盼着,

自己能等到这个暴戾乖张的男人,

变回曾经温润如玉的少年郎。

她等了他整整十年,

可等来的,却是他变本加厉地堕落。

夏之时抽完大烟就赌博,

她好不容易为这个家攒下的积蓄,

就这样一次次被挥霍光。 

更令董竹君窒息的是,

夏之时骨子里重男轻女的思想作祟,

嫌弃她接连生了四个女儿,

长女出麻疹,她腾出一间房子,

进行消毒后放两张床,日夜看护40多日,

直到女儿完全康复。

夏之时对此很不高兴,

认为她不该为了一个女孩的病,

对其他事情全然不顾。

第五次怀孕,董竹君生下了一个男婴,

可长期生活和精神压力之下,

她患上了肺病,而避居的三个月里,

他从未去看望她。

这一刻董竹君终于心灰意冷,

曾经相爱至深的有情男女,

终于走到了相看两相厌的地步。

1934年,两人宣布离婚,

董竹君前往上海谋生,

净身出户只带了四个女儿走,

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庭,

她害怕女儿们会重蹈自己当年的覆辙.......

离开夏家时,

夏之时恼羞成怒地丢下狠话:

“跟我夏之时离婚,

你将来如果在上海滩站得住,

我在手板里煎鱼给你吃!”

坚韧如董竹君,就是再不堪的境地,

她都能抠出一条生存的路。

初到上海,举步维艰,

她把能当的东西都当了,

勉强维持温饱。

好在有以前朋友的帮助,

她办起了小规模的群益纱管厂,

好不容易日子刚好过一些,

1932年侵华日军进攻上海,

群益纱管厂遭到炮击,被迫停工。

一切又回到了原点,

债主纷纷上门,各种难听的话不绝于耳,

董竹君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。

此时此刻,

她是一个落魄的小小妇人,

可就是这样的小小妇人,

偏能搅动上海风云!

一位李姓商人听说了董竹君的故事,

因她的勇气和为人大受震撼,

资助了她一笔钱,

怕董竹君不接受,就说是借给你的。

她拿着这笔雪中送炭的钱,

开办了“锦江川菜馆”

她亲自设计的店内装修,

摆放盆景绿植高雅别致,

在餐馆墙上,有她亲自写的两句话:

君若满意,请告诉朋友;

君若不满,请告诉我们。

还有经过精心改良烹饪的菜品,

色香味俱全中带一点恰到好处的辣,

开胃爽口,

让慕名而来的食客都快要踏破了门槛。

上海滩的大人物们,更是这里的常客。

黄金荣、杜月笙等人,

几乎每天都要来这里用餐,

有一次,杜月笙排队实在等的烦了,

脸色难看,逮着个服务员就说:

“赶紧让董老板扩充店面,

吃个饭每次都要排半天的队,

董老板要为难,

就以我的名义去租房子。”

房东听到杜月笙放话了,

麻溜地就把其余房子全部租给了董竹君,

经过半年运营,“锦江”声动世界,

海内外名流无不以品尝“锦江”菜为快事,

各国驻沪外交官、洋经理、洋董事等,

都是“锦江”的座上客乃至常客;

世界喜剧大师卓别林慕名而来,

美美地品尝了香酥鸭子,

在他自己的回忆录里,

还特意提到“锦江”……

“锦江”的存在,

是董竹君为上海创造的一个商业奇迹,

而鲜为人知的是,

“锦江”,

也是中共革命人士的“秘密据点”。

1937年底上海沦陷后,

一心抗日的董竹君,

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战事业,

冒着巨大的危险,

始终让锦江川菜馆和锦江茶餐厅,

成为中共地下党员接头、开会的主要据点。

不光如此,上海警备司令杨虎,

就是在董竹君的冒险试探之下,

确认了他是一位可以策反的人物,

地下党通过董竹君接近杨虎,

成功营救了民主人士张澜、罗隆基,

这次行动中,董竹君立下“头功”。

她还做了大量的文化宣传工作,

为了表达妇女呼声,

她创办了《上海妇女》半月刊,

社会影响不断扩大,

汪伪千方百计地要予以收买。

董竹君坚决拒绝,

在复杂恶劣的环境下,坚持出版发行,

一大批进步女青年因此投身革命,

她成为近代公认的“女权运动先驱”。

此外,

地下党宣传的《解放》杂志,

毛泽东的《新民主主义论》等书刊,

都是在董竹君秘密刊印下得以大量发行。

日本人哪里想到,

眼皮子底下的董竹君,

知名女商人标签的背后,

竟是一位暗中投身革命的巾帼企业家!

新中国成立后,

做出卓越贡献的董竹君,

被誉为“红色资本家”。

1951年,因不断有外宾来访,

上海急需一个享誉内外的食宿场所,

来招待贵客。

知道国家的需要后,

董竹君将锦江两店合并,

迁移到长乐路八十九号的华懋公寓内,

扩充发展成“锦江饭店”,捐给国家使用。

又将自己含辛茹苦16年赚得的15万美元,

全部奉献给了国家,

还交出了自己的花园住宅,

她只保留了一套文房四宝。

自此,

锦江饭店成为新中国第一座国宾馆

董竹君出任第一任董事长,

每月工资为人民币160余元。

在锦江饭店,

国家领导人举行过无数次会议,

先后接待过400多位外国元首。

1972年,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期间,

就曾下榻于锦江饭店,他在离店时,

还写下了“上海锦江饭店,

是我住过的世界上最好的宾馆之一”的留言。

一次宴席间,提及锦江创始人,

周总理这样评价董竹君:

“一个人革命不容易,

一个女人革命更不容易,

一个女人要做成功一件事就更难了!”

而董竹君贵为国宾馆董事长,

本该拥有体面的人生,

可时代的洪流终于还是携雨带雪而来,

她没能逃过最后的厄运。

他们让她写检讨,

说她是饭店大老板,资本家,

她被投入监狱,

这位70来岁的老人,整整被关押了5年,

她和“锦江”的故事,也被历史“埋没”了。

可折磨和不堪,击不垮她的意志,

岁月不曾饶过她,她亦不曾放过岁月。

80岁高龄之际,

她强忍着疾病对身体的折磨,

耗费八年心血,一字一句,

写出了40多万字的《我的一个世纪》。

一世多艰,初心不改,

浊世盛世,在这位耄耋老人的眼里,

透露出的是对残酷命运的蔑视,

透过她的眼神,我们看到的,

是一个不屈而干净的灵魂,

97岁那年,

董竹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一句话:

“我这一生对人生坎坷没有怨言,

只是对爱有点遗憾。”

在她北京寓所的床头,

一直放着和夏之时的相片,

在婚姻面前,

她可以委曲求全,但绝不会妥协,

哪怕自离婚到离世,

她再也没有爱上过别人,

也倔强到绝不低头.......

1997年,董竹君悄然去世,

在她的墓志铭上写着:

我从不因被曲解而改变初衷,

亦不因被冷落而怀疑信念,

更不因年迈而放慢脚步。

这位晚年清贫的老人,

她曾为新中国倾其所有,献尽财富,

留下了一座重量级的国宾馆:

锦江饭店,

这是她走过世间最浓墨重彩的一笔!

烽火佳人,身似浮萍,

在时代的跌宕起伏中,

她从未随波逐流,

越是风吹浪打,她越是能劈风斩浪。

从卖唱女到将军妻,

从女富豪到“上海传奇女王”,

从女商人到红色资本家,

平凡如她,在命运最不堪的泥沼里,

倔强开出了时代最绚烂的花!

历经了波诡云谲的百年光影,

也谱写了大智大勇的百年传奇,

2022年,是她离世25周年,

纵然历史百转千回,

中华史册上,

她依然活出了自己的名字:

董竹君! 

高山景行,只因罕见中华英魂;

叹为观止,此间尽阅人中龙凤。

李秀明,照片,从,青楼,女,到,上海,“,女王,”,